你好!欢迎光临北京文学杂志社官网论坛登录|注册
设为首页网站地图

名家访谈INTERVIEW首页 > 名家访谈 > 名家访谈详细

你们才是中国文学的脊梁--刘震云

各位朋友:
        大家好!
        《北京文学》60年能够取得这么丰硕的成绩,是因为《北京文学》有中国文学一代一代的一流的编辑家:赵树理先生、老舍先生、李清泉先生、王蒙先生、林斤澜先生、李陀先生、赵金九先生、陈世崇先生、方明先生,章德宁女士、刘恒,包括现在的杨晓升。
        20年前我曾经写过一个中篇小说,得到过《北京文学》特别对我有帮助的大编辑家陈世崇老师指教。我在写《单位》之前,曾经到《北京文学》去过一趟,这是30多年以前的事情了。我觉得《北京文学》北大的人特别多,陈世崇老师、傅用霖老师、章德宁老师,那个时候章德宁老师还是如花似玉的少女。写《单位》时候,并没有传统的小说的写法,没有完整的故事性。《单位》交给陈世崇老师后,我就问他:“小说这样写可以不可以?”陈世崇说:“可以。小说并以一定非要故事性,小说最重要的是它的人物关系,是它的细节。你通过这个小说,可以锻炼你的基本功。”小说发表之后,陈世崇老师还写了一篇评论,叫《单位里发生了什么》。这篇评论对我的影响也非常大,它区分了传统小说和现代小说的三个最大标志:第一个,这个人不一定非此即彼;第二个是对世界的独特看法;第三个是小说中作者的“消退”,这个“消退”到现在我还没有完全完成。《单位》被《小说选刊》选载的时候,我第一次见到李国文老师。李国文老师是我上研究生时的指导老师,对我非常的亲切,我还见到了李敬泽老师,是我的师兄。
        我想在此代表作家谢谢这些伟大的编辑家,你们才是中国文学真正的脊梁。